理论

佣耕:中国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吗?

★ 女神按★

今天的中国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国家?这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在某种程度上还具有根本性,影响我们对中国各种事件的性质的判断。

一方认为,中国现在已经具备帝国主义国家的一些要素,她已经开始跃跃欲试挑战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美国的地位。

但是在另一方看来,中国的所作所为根本算不上一个帝国主义国家,从这次的中美“贸易战”来看,中国的资产阶级已经暴露了他们的软弱与无能,只会一味的妥协。

双方比较有代表性的文章是曾在读书会上转载的“话实:帝国主义、超帝国主义与中国的崛起”和昨天在红色参考上的“从’贸易战’看’中帝论’的破产”。

通过对双方文章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现代化的复杂历程是他们共同的写作背景。面对当代复杂的中国,一个现实的中国,如果不理清对她的认识,左翼知识分子和无产阶级将会陷入一种盲动主义;不理清当代中国的主要矛盾,我们的力量也会散于无形。

女神读书会今天特刊发佣耕老师旧文抛砖引玉,读书会将在这篇的基础上在接下来的几月展开对当代中囯的进一步探讨和中美“贸易战”的深入分析并组织专题读书会。

如果有愿意投稿或来读书会讲座的同志可以加小秘书联系(id:nvshendushuhi)或直接在对话窗口发送相关信息。

中国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吗?

本来,在今天,这不应该是一个问题了。但一些人成年累月地语不惊人死不休,搞得一些同志认为,国内汉奸买办势力配合帝国主义,一步步地把中华民族逼到了亡国灭种边缘,中国就是人家的殖民地或者半殖民地。

所以还有必要谈一谈。

基本判断问题

是不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主要的判断标准是有没有独立和主权。美帝国主义确实还是资本主义世界的老大,中国没人家那么高地位,但说我们丧失了独立、主权,根本不切实际,好像也不会有几个人赞同。

如果说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里受美帝国主义压迫就是殖民地半殖民地,那日本、英国、德国是不是?这些国家还有美国驻军呢。咱不能只看自己,不看别人。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里,美国比其他所有国家地位都高,大家多多少少都还受它的压迫。

那么,说世界上除了美帝国主义,其他国家都是殖民地半殖民地行不行?好像也行。但细一想,不是那么回事。论断总要结合实际的,既然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就应该联合起来对付美帝国主义。问题是在这件事上,西方哪个国家愿意跟你一伙?人家还没有被美帝国主义逼到要跟中国联合起来的地步吧。

说白了,这就是躲在书斋里,从个人情绪出发的臆想,结果只能是统战目的无从谈起,还在一些同志头脑中模糊了南北问题的界限,压迫亚非拉的大国政府、战争贩子、封建主、极端势力,只要跟美国过不去,都成了驾着五彩祥云的仙翁或者呼扇着翅膀的天使。这样,阶级问题很容易被搁到一边。

有人说,中国出大汉奸了,以前的那个“大领导”不就是大汉奸么?还有108万裸官的老婆孩子跟家产都在国外,被人家捏着脖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能不丧心病狂吗?这帮人要一心卖国,什么卖不掉?

依我看,108万裸官这个消息本身就是编造出来的。全国官员一共才多少,如果居然有100多万都是裸官,早该天下大乱亡党亡国了。这纯粹是个没有统计、没有出处、没有证明的三无数字。按这个有零有整的数字计算,全国平均每个县有四五百裸官,经济发达地区会更多。

大家可以在自己老家的县打听或者统计一下,看看能找出几个裸官来——哪些官员的老婆孩子在国外,当地政府机关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不能随便说一个108万的全国数字来混淆人们的判断吧。其实,这样危言耸听的消息,只是让一些人感觉“爽”而已。人们往往有这样的心态:面对谣言,不在于是真是假,在于愿不愿意信。愿意信、感觉“爽”的谣言,哪怕超出人类基本的理性判断,也是真的。

当然,裸官确实有不少,比如“广东共发现裸官2190名 已对866人作调岗处理”。广东既然敢公布这个数字,就算有出入,也不会太悬殊。其他地方可想而知。

而且清理裸官的行动在全国都开展了,还很有一些效果,至少说明裸官的势力还没大到没人敢动的地步吧。之所以要澄清这个谣言,是因为殖民地半殖民地理论有一大论据:党政官员卖国,因为他们都是裸官。人家既然可以当贪官获取利益,为什么都要费那么大劲去卖国,当汉奸呢?

毛泽东时代留给我们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大国,建立起了独立的基本完整的工业体系,就算是出了一些当大官儿的汉奸,就能把国家给卖成殖民地半殖民地?这么说也太不把中国人民和执政当局当回事了吧,难道全国人民和党政军系统都是摆设,都是脑残,眼睁睁看着几个汉奸把国家卖得民穷财尽、四分五裂而毫无抵抗能力?

当然,汉奸肯定要挟洋自重,但能重到什么地步,不能无限估计。是不是抱个洋人的大腿,给人家当妻作妾就能在国内为所欲为?事实摆在那里,咱不能视而不见或者插上想象的翅膀一通夸张吧。

回避社会经济基础,说中国因为出了几个汉奸就能变成殖民地半殖民地,是彻头彻尾的精英主义唯心史观。

“外资控制”问题

首先要明确,外商投资在古今中外都是正常现象。尤其是资本主义,天然要求贸易自由、资本流动自由,外资企业就像女人的乳房,只要你身体开始发育,就必然出现。

 

外资作为一个国家经济的合理组成部分还好。问题是,如果外资在经济上处于绝对强势地位,还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撑腰,就有可能控制弱小国家,让弱小国家的统治阶级沦落成它的买办。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所谓“香蕉共和国”。

有人说,中国不就是外资控制的最好例子吗,还用扯什么“香蕉共和国”?

我们说,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国家确实比较疯狂,一直对外资实行超国民待遇。

在国家层面,随便一个西方二流企业的老总都可以见党和国家领导人;投资项目中央或者省市出面协调;长期实行内外资差别税率,对外资企业搞税收优惠……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在很多地方,外资企业免费用地、免费用厂房、免费用水电;外商跟工人、跟当地群众发生矛盾,政府出面摆平;甚至外商轻微的违法犯罪都可以网开一面……改革开放以来,截至2014年底,中国累计利用外资达到15500多亿美元,钱越好赚的地方,外资越是不放过,企业有新设的,有收购的,有合资的,遍地开花。挣钱自不必说,那是哗哗的。

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中,外资产出所占的份额查不到官方数据,综合一些民间估计,应该在25%以上。

第一,长期以来,人家确实有“先进”的地方,在市场竞争中有一定优势;

第二,面对有钱的西方世界,中国人普遍产生了媚外情绪,外来和尚会念经,外资就是高大上,连一些政府搞审计也要请外资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

第三,外资为了挣钱,除了用尽利好政策,还利用各种手段、各种资源,加紧影响中国社会,比如收买一些专家学者和高官家人为他们说话、游说、拉皮条。

真是罄竹难书!中国被外资控制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认为,对这个问题要辩证地看。外资在中国确实长时间大行其道,但说它们控制了中国未免太有些言过其实,而且随着中国的发展,外资的影响是越来越小了。

第一,中国政府一直有《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目录中的产业对外资分别实行鼓励、限制和禁止政策。总地来说,劳动密集型和国内技术水平不过硬的行业鼓励外资进入,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限制外资进入,关系中国核心利益和国内技术水平领先的行业禁止外资进入。这个指导目录根据实际情况不断修订,可以看出,总的理念还是学习外国技术、管理经验,吸引资金。

第二,外资既然长时间大行其道,对中国社会,尤其是经济层面是有一定影响的,但还远远没到左右中国当局的地步。外资总量可观,但很分散,西方国家、亚非拉、港澳台很多很多企业的资本都有,而且主要集中在劳动密集型行业、服务行业,当然在比较高端的机械制造、医药、金融等行业也有一小块儿势力。外资的这种生态决定了除非一下子把它们全都逼上绝路,不然不可能形成合力去试图影响中国的政权。

事实上,不直接管经济的党政军系统对外资一直没多少好感,一直牢牢记着是利用它们,对它们是既客气又限制。它们也惹不起中国当局,所以只求挣钱,最多拉拢几个经济官员,政治方面极少掺和。谁要非嘚瑟不可,比如谷歌,很有“志气”地不为中国市场折腰,要坚持自由政治理念,那就对不起,直接撵走。

第三,随着中国经济越来越发达,也开始从外资手里收复“失地”了。有关外资横行,最震慑人心的消息就是“中国28个产业中已有21个被外资控制了”。我认为,这个说法虽然危言耸听,但外资在一些行业势力太大也是不争的事实。但近年来,中国越来越有钱,技术积累越来越高大上,加上西方尤其是美国不断衰落,外资的优势也越来越弱,中国人对外资的迷信被打破了,它们风光不再。中国人甚至在逐步收复一些“失地”。

2008年,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开始执行同一标准,其他超国民待遇也一个个被收走。这几年,中国当局有关部门频频以中外有别、血汗工厂、质量不好、商业贿赂、市场垄断等问题“收拾”外资。这些都是“市场手段”,搞你你还没话说。内部则用一些行政手段扶植内资企业,比如机关事业单位用国产车、国产软件。总之,实际的结果就是,外资被迫让出一些市场。

第四,加强对外资的限制,并不是闭关锁国,禁绝一切外资和对外贸易,只是当局要明确外资的定位——为我所用。外国资本家虽然不爽,还得陪着笑,要整改就整改,要罚款赶紧交,背后恨得牙根儿痒痒。什么?外资鼓动帝国主义,在汉奸配合下恢复昔日天堂?那就试试看。

我认为暂时收复几寸是可能的,但改变不了外资在中国经济中重新定位的趋势。要想改变这种趋势,就要把中国当局整趴下,一般手段肯定不行,要么金融手段,要么兵戎相见。衰落的西方用金融手段对付手里大把金钱的中国,已经有心无力了(这次对俄罗斯的金融进攻,是因为俄国产业比较单一,油价一降经济就很容易出问题。中国产业完备,经济总量大,外汇充足,根本不怕),动刀兵就更别说了,连叙利亚都搞不定,还敢来动中国?算了,老板们还是忍一忍吧,无非是新娘子成了黄脸婆,钱还是有的赚嘛。

上面说了,中国是要终结外资的超国民待遇,明确其为我所用这个定位,绝不是要把外资赶出去。一些行业还会继续鼓励外资进入,但不会再让它们左右市场了。正如有专家指出的,中国吸引外资重点要从过去简单关注引资规模转到现在更加注重优化结构和提高质量。

帝国主义阴谋问题

这些年,有些人总说中国处在亡国灭种的边缘。开始说美帝国主义马上要打进来了,后来发现没打进来,也实在看不到打进来的迹象,就换了说法,说帝国主义不用军事进攻,靠玩儿阴谋就能把我们玩儿得亡国灭种。

阴谋论者有一个本事,就是把你的生老病死都说成是阴谋的结果,还说得有鼻子有眼,总之玩儿阴谋的人就像佛祖上帝,国度、权柄、荣耀都是他们的,早已预定了全世界的命运。

最为系统的阴谋论者是何新,他不厌其烦地为我们描述共济会这个半封建结社组织怎么怎么神秘,怎么怎么强大,怎么怎么团结,怎么怎么高效,怎么怎么靠无比严密的连环阴谋统治了世界,还写了一本研究共济会的书,就叫《统治世界》。

这个共济会阴谋论在左派中很有市场,有人甚至煞有介事地想象改革开放以来几个主要的“汉奸卖国贼”就是共济会会员。共济会成了一个筐,看着谁可恨就往里头装。但我们只要简单想想,为什么何新大讲共济会,不大讲华尔街呢?为什么不说资产阶级统治世界,老说共济会统治世界呢?这样回避阶级问题,难道不令我们深思吗?

帝国主义有没有阴谋?有。但帝国主义作为一套政治经济体系,不是靠阴谋过活的。手段有明有暗,这是自古以来所有统治阶级、统治者共同的。不管是谁,都玩儿暗的一手,也都在这上面吃亏,但阴谋从来都是配合手段,不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阴谋论者无限夸大帝国主义者的阴谋,把帝国主义阴谋说得太过于出神入化,其他势力就像傻子一样任其摆布,这太过于机械,太过于唯心了。

有人会反驳:你说帝国主义阴谋就那么回事,当年强大的苏联怎么就被人家搞解体了?苏联解体当然有西方因素,但决定性的是自身原因,是当局多年搞修正主义,社会问题及其严重,人心丧尽,加上在全球争霸中失利,加深了内部矛盾造成的。外因通过内因引起作用(这个“内因”是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绝不可以理解为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谢瓦尔德纳泽等几个“苏奸”)。夸大帝国主义作用,甚至只说外因不说内因,当然容易得出苏联被帝国主义阴谋玩儿解体的结论。

在中国,在帝国主义这个基金那个协会的支持鼓励下,一些人利用群众的不满情绪和个人冤屈,时不时就会来场民主自由秀。但中国还没有到民不聊生,人民除了造反没有活路的地步,外因想削弱乃至推翻现政权的统治,可惜内因不配合。拱卒吧,当局不怕,反而推动了中国资本主义社会秩序的完善;将军吧,没几个人响应,弄不好就成了猴子戏,连《茉莉花》的传唱都影响不了。

喜欢阴谋论,和喜欢看谍战剧是一个心理——惊险、刺激、神秘,能紧紧抓住人心,让人津津乐道。但这终究不是现实社会的主流。比如解放战争,“弱小”的共产党把“强大”的国民党撵到了几个岛上,如果把主要原因归结到共产党“余则成”太多、水平太高,“奈何共军有高达”,显然很扯淡。把阴谋无限夸大,甚至绝对化,是小资产阶级精英主义世界观的表现,是和历史唯物主义根本不相容的。

★ 改革开放的本质问题

有人会问,你说中国不是殖民地半殖民地,那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发生的事情怎么解释?中国怎么那么长时间里韬光养晦,大气儿也不敢出?解释这个问题,就需要谈谈改革开放的本质问题。

毛泽东时代我们有一套独立的政治经济体系,不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一员。你帝国主义有一帮喽啰,我也有一群哥们儿,你玩儿你的,我玩儿我的,我还要跟你过不去。但我们毕竟刚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挣脱出来,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反帝,后来还同时反修,支撑得很艰难,很大程度上是靠了毛主席、党中央坚强的战略决心和人民对党的高度信任。

但在毛泽东时代后期,一方面,群众生活水平,尤其是很多农村的生活水平长期没有实质提高,另一方面,群众三天两头被裹进搞不大明白的政治运动,普遍得了政治运动疲劳症,嫌折腾,想好好过自家的日子。这客观上成了官僚重新垄断政治经济权力,推行改革开放的群众基础。

毛主席一死,他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路线很快就被官僚集团否定了。他们再也不愿意支撑这样一个独立体系了——其实,就是想支撑也支撑不动了,因为不能尽快把经济放在核心,显著提高群众生活的话,他们的统治危机很快就会到来。于是,以“死不悔改的走资派”为代表的修正主义分子顺势而为,对内改革,靠发展资本主义因素来“提高效率”,对外开放,融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

你一个共产党国家,以前又臭又硬,人家资本主义世界凭什么相信你,让你融入人家的体系?那就要纳投名状,就要送礼,就要“交税”,就要描眉画眼,就要韬光养晦,最关键的,要开放市场,让人家赚钱。当然,总的原则还是互利,政策主动权在中国当局手里,大体上是可放可收的。

以加入世贸组织为标志,中国大体上完全融入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

改革开放除去肥了内外资产阶级,也让中国普通群众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虽然每个阶段都有受害者,尤其是国企破产转制造成几千万工人下岗失业,但大面积的衣食不济总归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各地政府靠有限镇压还维持住了局面。后来下岗工人各找生活出路,加上政府有钱了,解决了些基本保障,反抗也就沉寂下去了。对于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来说,这属于“成长的烦恼”。

我们应该承认,改革开放确实让中国的经济获得了很大发展,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也有了一席之地。21世纪以来,尤其是2008年危机以来,中国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地位不断上升,西方国家则处在下降过程中。现在,就是最悲观的人们,也承认中国是有些钱的,只不过是“肥大”,不是“强大”。

很多人之所以对中国的国际地位很不满,是因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个金字塔,我们已经在比较高的位置了,只是没爬到顶层,顶层目前还属于美帝国主义。如果光看头顶不看脚下,就会感觉中国惨得不行。跟毛泽东时代的独立体系相比,也会感觉中国国际地位下降了很多。不少人怀念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国际地位,有的人是真怀念,有的人是假怀念,假怀念的那些人是国家主义者、民族主义者,他们不是要跟别的国家搞平等,而是要中国取代美帝国主义占据的资本主义金字塔的顶层位置。

对中国是不是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判断,直接决定了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我们的结论是:中国不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只是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里没有处于顶层位置;对于人民群众来说,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是阶级矛盾,而不是民族矛盾。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女神读书会9

坪山维权工友和声援群众30余人已被关入龙岗看守所,警方声称将以寻衅滋事罪起诉!

在危急关头,需要我们的工人、同志和他们在一起!共同打退资产阶级的嚣张气焰!

我们年轻的工人代表梦雨已经去到坪山区声援佳士工友,
愿意前往坪山的热心人士请与梦雨联系18816788751/13378452250
微信号(MY个人微信号二维码)

 

 

同志们!请赶往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和佳士先进工人一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佳士工友声援团代表吴敬堂、古正华、范景刚、张耀祖、时迈携声援团1200余位同志(截至2018年7月29日),号召广大热心人士支持佳士工人阶级的正义斗争!!!
请速速赶赴深圳坪山燕子岭!与先进工人一起为正义事业奋斗!!

佳士工友抗争文章合集:http://sdxf03.pw/archives/13009

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赞赏时代先锋

《时代先锋》杂志采取订阅制,2018年从4月创刊号开始计算,共九期。凡交纳200元成本费的同志,即可获得2018年9期的《时代先锋》杂志。同时,杂志编辑和网站日常运营需要一定的维护费用,我们提倡读者量力捐助,捐款超过200元,即可获赠全年《时代先锋》杂志。同时,若有经济困难但希望阅读《时代先锋》杂志的同志,可与我们联系交流,我们酌情考虑优惠或赠阅。

订阅和捐助方式:
1.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2.主编电话:15548348779 

如何访问时代先锋网:

①访问镜像站点:https://s3.amazonaws.com/sdxfw2018/sdxf.html

②前往导航网站查看,比如362导航网(www.362dh.top)

③下载时代先锋网app:点击此处下载或者长按图片扫码下载

qrcode

关于作者

pioneer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相关评论

  • 中国在经济上的半殖民地位置,决定着当前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是全国人民最大的敌人

  • 中兴高管由外国人撤换,自己政府保护不了自己企业的管理结构,不是一个半殖民地是什么呢?

    二十二条毫无国格的出卖本国人民利益,不是一个半殖民地国家又是什么?

    特色当然不承认自己是个半殖民地国家啦,因为承认了就不能自用崛起忽悠中国人了。所以,拼命死乞白赖滴要说自己是帝国主义。一些“左派”也跟着起哄,居心何在?

说点什么吧